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第1846章 路遇迷阵

    “不想待就滚,别在这里碍眼,出去被野兽吃了也是活该!”高璒冷冰冰的说道。

    古雅来打了个哆嗦,突然停了下来,是啊,她不能自己跑出去,她可还记得自己掉进陷阱那次呢。

    她扭头看了高璒一眼,又看了看江奕淳,眼中有些迷惑之色。

    白若竹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多了分怀疑,她决定找机会套套古雅来的话。

    但现在她更担心的是阿淳身上的煞气,难道他要一直避着她和孩子吗?

    唐枫在后面一直没说话,心里却格外的不舒服,他知道这都是假象,他是被人利用梦境给蛊惑了,他不该多想的。

    可是,他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感。

    想到这里,他默默的退了出去。

    “外面情况怎么样?”江奕淳看了她一眼,轻声问道。

    “我们煽动了蛮族人反抗桑殿,外面有律和姚先生在帮忙,现在应该已经拿下桑殿了,我们去看看吧。”白若竹答道,她暂时把烦恼都抛开,先处理眼前的事情。

    “好,我们走吧。”江奕淳冲她笑了笑,下意识的抬手要去拉她,但很快又缩了回来,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白若竹假装没看到,快步朝前走去,如果只有她自己,她才不会管什么煞气,一定要紧紧的搂住他,告诉他她有多担心他。

    可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她爱自己的男人,也同样爱他们的孩子,她不能做个任性不负责的母亲。

    她走的有些快,怕他看到自己红了的眼眶,江奕淳也急忙跟上,但还是跟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纪铃看看江奕淳,又看看白若竹,忍不住叹了口气。

    白若竹一出密道,看着外面就喊了起来,“红莲的尸体呢?唐枫你让人扔了吗?”

    唐枫还在发呆,被问的一个激灵,急忙朝四周看去,果然没看到红莲的尸体。

    “没,我刚刚进里面了,出来好像就没看到。”唐枫答道。

    其他人也走了出来,凤九咦了一声,走到一处拿脚尖点地,“刚刚我就踢到这里的,怎么没了?没人捡走了?”

    白若竹眯起了眼睛,“如果被人捡走就罢了,就怕她是又复活躲起来了。”

    “怎么可能?”凤九叫起来,“那她成什么了,杀都杀不死?”

    “要是以前我也觉得不可能,可现在他们能把人和兽结合,她胳膊断了还会跑去找身体,还有什么不可能?”白若竹说着有些气愤,“但我想她肯定不是死不了的,如果是火烧干净尸体,她肯定无法复活了。”

    “我叫人到处去找找,或许能有收获。”唐枫刚要发暗号,白若竹急忙阻止了他。

    “先别急,很可能你队伍里有奸细,这会儿叫来了也不见得好,还是先解决蛮族部落的事情吧。”白若竹说道。

    唐枫听了也没坚持,带着他们沿着记号一路返回。

    “要不是你们发了信号,我和医圣前辈是如何都找不到这里的。”唐枫说着指了指地上的记号,“我们一路做了记号,就是怕在这横断山走迷了路。”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一行人走了快半个时辰,突然发现又回到了之前路过的一个地方。

    “怎么会这样?”唐枫大惊失色,“我跟前辈只带了古夫人过来,不会有奸细故意挪动我们记号的可能,怎么又赚回来了?难道是鬼打墙不成?”

    他说着悄悄看了高璒一眼,他不是完全信任高璒。

    高璒眯起了眼睛,“或许有人暗中改了你们的记号,或许这里被人布了迷阵,所以我们走不出去。”

    进来的时候没被迷住,出去却在重复走路,可见是有人在唐枫他们进去之下做的手脚,很可能是红莲!

    “你们先原地休息,我想办法破阵。”纪铃开口说道。

    众人本以为纪铃会作法,不想她只是扔出了几只很小的机关兽,然后机关兽一眨眼就跑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机关兽返回,众人这才看清楚是几只小老鼠的样子,每只都叼了块小石头、树枝什么的。

    “这些里面应该有布阵的材料,它们会自动找带些灵气的东西,我们再试试会不会原地绕圈。”纪铃说着收起了机关兽。

    众人继续沿着标记走,这次走了许久,终于没再看到那些路过的地方,一刻钟后,他们走出了横断山。

    唐枫和高璒是骑马来的,高璒一匹,唐枫带着古雅来一匹,他们进入横断山不好走,就把马绑在了外面隐蔽的地方,如今却只剩一匹了,而且那匹马被人割断了喉管,伤口却没多少血,血似乎被人吸掉了一样。

    “是红莲!”白若竹肯定的说道。

    “迟早焚了那妖女!”高璒咬牙说道。

    纪铃一把拉住白若竹,说:“只能用轻功赶路了,若竹身子不便劳累,我带你。”

    凤九反应很快的去抓了江奕淳,“你伤没好,姑父带你走。”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凤九姑父,你要不要这么明显的叫别人喊你“姑父”啊?

    “好,多谢姑父。”江奕淳很上道的说道。

    凤九大悦,拎着他快速朝前奔去,还把纪铃和白若竹给落下了一大截子,还是江奕淳提醒了他一句,他才放慢了些速度。

    高璒的外衣给了江奕淳,这会儿只穿了一身亵衣,样子有些搞笑,但他也顾不得那些,只能赶快追了上去。

    唐枫站在原地看了眼缩成一团的古雅来,心里直骂娘,这到底是谁的娘啊?为什么要他来照顾?

    古雅来以为自己要被扔下了,又怕有野兽袭击她,吓的哭了起来。

    最后唐枫硬着头皮提了她朝前面追去。

    蛮族部落那边,战局已经完全落幕,桑殿被人活捉,他好像疯狗一般拼命咬人,度津小心的防备着,叫人帮忙把他绑了个结实。

    等蛮族人看到白若竹带着江奕淳出现,以为是她破解了千人血祭,对她更加敬佩了。

    “桑殿不死难以平民愤,他罪大恶极,不能太过便宜了他,我建议对他实施火刑,大家觉得如何?”白若竹朗声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