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频小说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第1729章 休养生息(adulanxing和氏璧)

    梓箐终于松了口气,总算躲过那可恶的豹猪追击了。

    此时松懈下来,才感觉全身各种疲惫酸痛齐齐袭来,一下子瘫倒下去,幸好有先见之明,将自己绑在树上。

    稍稍调匀气息,平静下心情,梓箐这才从包里拿出灵藕小口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运转调息,将里面的灵气吸收归拢于丹田。

    果真不愧为千年灵藕,里面灵气非常浓郁。吃一口便相当于她修炼一天所得。

    身体如同久旱的田地遭逢甘露一样,全身都在叫嚣着,饥渴地吸收着修炼而来的灵气,让原本酸痛的身体得到滋养和强化。

    梓箐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身体的一点点的蜕变,变得更加强大。

    实力才是硬道理啊。

    这个时候便贸贸然出去寻找出路,无疑送死。

    只是不知道其他人此刻有没有逃过豹猪的驱赶追击?

    旋即,梓箐便苦笑收回思绪。

    那些人,虽然她并不像宋明那般因为曾经身份原因,几乎对所有人的履历都有了解。

    但是她却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和经验去判断分析。并不是每个人都值得被尊重和信任的,这不是人权不人权的问题。

    如果是伙伴,她有道义将别人的生死存亡纳入自己的运筹,可是他们并没有拿她当伙伴,她不强求,所以她选择退出。

    ……

    玛丽莲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觉脚下石块一滑,一张藤蔓结成的网直接将她兜起来吊在半空。

    她大呼救命。就在这时,费西跑了过来,仔细观察周围,避开那些陷阱,小心翼翼靠近。

    玛丽莲大喜,连忙喊道:“费西,快救我下去。”

    费西脸上带着一丝羞赧的笑意,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好,你等着,我马上救你下来。”一边安抚玛丽莲,一边做出十分关切的样子,去解绳套。

    费西用小刀将绳子割断,被网缠着的玛丽莲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她好歹也是高级特工,摔下去瞬间向前轻轻一滚卸去冲击力,正当她站起身要扯掉身上的网,却见费西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走了过来。

    玛丽莲连忙叫道:“来,快帮我把这该死的玩意摘掉。”

    费西却只是眼神灼热地看着她,玛丽莲眉头皱起,“你在干什么?快啊。”

    “啊——”玛丽莲话还没说完,啊的叫一声,“你这是干什么?”

    费西竟是小刀飞快在对方手背上割了一下。

    玛丽莲下意识抬起手腕,正要说话,却感觉手背伤口一点都不同,麻木了,紧接着,她感觉整条手臂都变得麻木起来,枪不由自主地掉在地上。

    “啊,你你……”

    费西嘴角带着依旧温和的笑,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脸上惊恐的表情,像是在欣赏。

    他不慌不忙将半自动狙击枪捡起来,熟练地拨动几下,一边自言自语的说:“哎,总算是有一支枪了。”

    玛丽莲正要挣扎夺回自己的枪,却发现自己身体不受使唤,强行扭动,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脸贴在地上,竟是想扭动一下脖子都不行,只能呼哧着大喊,“费西,你要干什么?不要开玩笑了,我们是一个队伍,上次要不是我救你……”

    费西叹息着道:“真是聒噪啊。”说着,一手摁着对方脑袋,小刀从脖子上,就像切肉一样,来回拉动着割了下去。

    登时鲜血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他连忙趴下去,用嘴对着伤口开始疯狂吞吸起来。

    ……另一边,宋明追着追着就失去了方向感,正踌躇间看到一个人影从前方一闪而过。是dr刘!宋明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一股恶臭在空气中弥漫,宋明回过神时,赫然发现自己已然置身讹鼻地狱。

    周围树枝上挂着无数风干和正在风干的人皮,地面积起了厚厚一层乌黑黏腻的腌臜,走上去黏滑湿腻,一股股恶臭传来。

    地面上除了他的脚印外还有一串杂乱的野兽的爪印,不用说,那两只逃掉的豹猪肯定是跑进里面去了。

    隐约的干枯树枝中,貌似有一团黑重重的建筑物矗立。

    两旁是一根根原木搭建的栅栏,上面戳着一个个骷髅头,旁边空地上更是堆叠着层层叠叠的骨头架子。有些上面还沾着腐烂的血肉,无数蚊蝇驱虫在上面钻进钻出,空气中充斥着腐烂的气息,令人作呕。

    饶是宋明身为特种兵,经历无数非人境遇,可是这番景象,仍旧让他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

    心生退意。

    “救,救我——”

    就在这时,一声微弱的呼救声从前方黑重重的建筑物中传出。

    宋明端着枪左右警戒着向前迈步,可是周围具寂,一片血腥死气。每走动一步,那种黏腻的触感以及腐烂腥臭气味将他神经绷的紧紧的。

    走过用腐烂血肉铺成的道路,一个几乎完全由白骨垒砌而成的拱门进入视线。

    看上去仍旧和人骨有几分相似,却大很多。

    在拱门上方正中央,是一个足有篮球大的骷髅头,嘴部突出,两颗犬牙向外翘起。

    宋明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一直在背后耍弄他们的样子?

    “救命,救我……”

    声音仍旧断断续续传出。

    宋明此时也是豁出去了,到了这幅境地,没有食物和水,没有休息,子弹也即将高擎,可谓弹尽粮绝。再被驱赶一次,他不被你豹猪咬死也会被巨蟒吃掉,或者干脆累死。

    还不如放手一搏,好歹知道幕后黑手是啥鸟样。

    穿过拱门,脚下穿啦咔嚓咔嚓的声音,低头一看,全是白骨铺成的地面。

    “救我……”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浑身血淋林的人被倒吊在一根树枝上。仔细一看,竟是dr刘?!

    刚才便是跟着他跑进这个鬼地方的,这么短时间他竟遭此毒手。可是先前他却连对方惨叫都没听到。

    宋明紧了紧手中的枪,喊了道:“dr刘……”

    后者依旧被静静倒挂着。

    稍走近两步,宋明蓦地一惊,差点擦枪走火。

    铁钩从脚踝穿过,倒悬于血迹斑斑的支架上。却见那血淋林的身体,竟是被剥了皮的,上面一条条的肌肉组织纹理清晰可见。

    dr刘胸口还在轻微起伏,说明还没断气。

    都被剥皮割肉还没死掉,这人生命力也真够顽强的。

    其唇目紧闭,所以刚才的呼救声不是他传出的!(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