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苍雷的剑姬

第998章 答案碉堡了

    我并不是很愿意见到艾莉希雅,当然这跟咱决定拐走她的宝贝女儿没有半包辣条的关系,纯粹是小女王那没谱的性格所致。可无奈这只欧巴桑是说万年萝莉乃是艾蜜琳娜的母亲,我无论愿不愿意最终都必须面对她,这是无法永远回避的事情。不过大丈夫,现在这个时间线上的金发小女王和我们这群愉快的小伙伴并不认识,自然也没有相关的概念,对于大家和艾蜜琳娜的关系只能胡乱猜测。

    有些事咱只需要一口咬定不承认就了,比如说打算攻略艾蜜琳娜什么的。

    “不,才没有那种事情。”我在艾莉希雅发问之后立即面不改色心不跳因为仍然处于冷静模式的认真回答道,“我和未来的艾蜜琳娜是伙伴应该说是搭档才更为合理吧,除此以外真的没什么。”

    很显然某只小女王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她一边搀着女儿一边眯起眼睛轻抚下颌饶有意味地打量着我道:“啧啧,知道吗少年,在这种事情上面说谎可是对你获取我的信任没有任何帮助的哟?”

    “讲道理我同样也不认为才见面就询问这种不着边际的事情能够帮助你证明刚才自己的猜测,最起码要换成别的一些比较正经的问题吧?”

    “就冲少年你如此熟练我也已经相信你是未来小艾蜜的小伙伴了。”艾莉希雅只一句话便让冷静模式中的本人瞬间泪流满面满头黑线了起来,“好吧那我就换个正经点的问题,小艾蜜最喜欢的胖次是什么颜色的?”

    “蜂蜜色!”我果断毫不犹豫地秒答道,接着立马就后悔了,刺激之大甚至直接退出了冷静模式,“桥豆麻袋,这是哪门子的正经问题啊,倒不如说比先前那个更加没谱了吧!?”

    幼女版的艾蜜琳娜竖起食指按住嘴唇歪过脑袋露出了满脸疑惑的表情,似乎是在思考为什么我会知道她胖次颜色的样子至于艾莉希雅则是将原本无节操秀日常的表情换成了令人胆战心惊的小恶魔一般的坏笑,轻轻地咂着嘴道:“怎么会没谱呢,你小子都知道老娘宝贝女儿胖次的颜色了还敢说这事儿不重要吗?作为这丫头的母亲我关心她将来和谁第一次滚了床单难道有错?”

    这特喵的也是完全无可反驳啊岂可修!只不过女王陛下您这满脸认定是我把你的宝贝女儿吃干抹净了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讲道理我每次都是在冒着生命危险用语言调戏她,更不要提身体上的接触乃至揩油享受福利了知道什么叫绝对不能被追上的总长度至少为十几条街的快速竞跑吗?

    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我使劲儿拍着脸将表情从囧囧有神转换成严肃认真后说道:“对不起,刚才的不算。我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对艾蜜琳娜做过什么有爱是说奇怪的事情,之所以会知道那件事完全是拜日常所赐。总之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啦,再说我还有其他在意的女生。”

    当然我指的是蓝羽学姐,不过如今的艾莉希雅并不知情,所以她便若有所思的朝站在本人身边的白莲多瞅了几眼。看到小女王无意中产生了误会我也没打算去解释说明清楚,毕竟有些时候错打错着也是一件好事但肤浅如我果然还是小瞧了万年萝莉捣鼓日常的本事,那根本就是已经到了见缝插针没理由也能搅出三分理由来的级别了喂!

    只见艾莉希雅沉默数秒后果断将女儿塞到粉红天使手里继而上前几步踮起脚努力伸出胳膊勉勉强强揪住了我的衣领黑着脸道:“有其他在意的女生这种事我并不介意,看你小子的样子也知道你压根没可能对某个妹子专一。但这些都不是重点,老娘特喵的就问你一句话,小艾蜜是不是正宫?”

    “呃,因为你自己是别人的后神兽宫所以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特别敏感的吗?”

    感觉衣领被揪住很难受的我忍不住向后仰了仰身体,突然增加的高度终于超过了金发小女王可以承受的上限,让她踉跄着选择了松手。这只万年萝莉的身高还真是有够悲催,假如再双方不使用武力的前提下,让我搞定她貌似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下一秒我特喵的就被小女王狠狠一拳砸在小腹上痛得当场缩成了一团,不用镜子照咱也知道自己此刻看起来绝对跟河虾没什么区别。

    非常抱歉,我不该得意忘形的。

    “作死的见的多了,如此主动作死的我今天还真是头一次见。”艾莉希雅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叹道,“这些先不提,总之看起来你们多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如今并非听少年你说明自己究竟打算怎样处理好与周围妹子之间关系的时候。那么,未来的恶魔是专门制造了一台时间机器打算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吗?然后为了防止出现那样的事情,自己的家乡同样遭到了蝙蝠翅膀入侵的你们便果断派出两人精英小队负责前来阻止恶魔的终结者?嗯嗯,这个可以有!”

    “这个才不可以有的啊!而且先前才说我们俩看起来像是平民的究竟又是哪位大虾!?”我忍不住哭笑不得地跺着脚抓狂道,只是由于肚子依然很疼导致动作有些走形,“不过没错,那玩意确实十有八九是台时间机器,不过据说运转之际由于受到了某种干扰导致其出现了少许误差,因此对方一开始想要来的多半并不是这个时代。”

    艾莉希雅对此表现得毫不意外,她甚至还有心思向我做着解释:“他们当然没可能选择这个时代,因为此刻我们已经在家乡卓尔利文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正在向恶魔最后的据点连接着对方老家德隆沙的传送门展开进攻。只要攻下此处,我们便将收复整个卓尔利文、同时也意味着把敌人赶出了自己的家乡。在这个时代恶魔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他们虽然利用传送门快速集结兵力反复主动发起进攻试图用源源不断的攻势疲劳联盟的部队把战线反推回去,但早就大势已去,纯粹在空耗实力而已。回到这个时代,对方的终结者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扭转乾坤的办法。”

    我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小女王的脱线思维:“所以说终结者这个话题咱们能到此为止了么?想要扭转战局取得胜利彻底颠覆历史什么的不一定非要刺杀某个人比如说女王陛下您,在一场决定性的战役中针对性地采取反制措施不就了吗?我猜对方要去的就是联盟和恶魔展开决战之前的那个时代,只不过由于我的干扰才导致目的地设置好的时间线出现了偏差。”

    “哼,你当我是谁?”讲道理我觉得自己的推测应该还算合理,谁曾想小女王却是当场满脸不屑地冷哼着骤然从体内释放出了有如实质的强大气场,无比自信地随手将一抹秀发甩到了肩后大声道,“区区一个熟知战役双方兵力多少、部署位置、作战计划乃至具体交战过程的人物就能够打败我了?没错也许在战役初期联盟会变得十分被动甚至只能一味挨打,但不管谁来担当指挥官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当机立断改变战术的吧,面对这些不存在于历史书上的改变,对方真的可以做出有效的应对?退一万步说,即便敌人打赢了战役,他们充其量也只是逼迫联盟撤退而无法攻击联盟的本土,等我们恢复元气之后肯定会再次发起进攻,这种双方之间的大态势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如果真的以为熟悉历史就能随意将其颠覆并改变整个战争进程让恶魔反败为胜,那蝙蝠翅膀未免也太肤浅了,在家里睡醒了再来吧!”

    这一番话说的是如此慷慨激昂,配合小女王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场,我此时除了对她顶礼膜拜之外再也做不到别的事情了。

    有这么一号人物担任联盟的统帅,确实是即便打输了战役他们也能迅速再次来过呢。尽管性格有些那个啥,但小女王确实是一位值得豁出全力去追随的英雄啊,欺软怕硬的恶魔遇到她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如此说来,莫非蝙蝠翅膀特意捣鼓出时间机器就是为了刺杀艾莉希雅?怎么想也不太靠谱,毕竟小女王本人的实力不说,她身边的警卫自然非常严密,而且同时代的恶魔也不会没有尝试过暗杀结果万年萝莉依然是万年萝莉,并没有因此成为躺在水晶柜子里供后人瞻仰的大号手办。

    那对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对不起,我想自己一定是在某点上看了太多穿越历史类小说的缘故,所以才会产生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待小女王从她的即兴演讲中平静下来后,我弱弱地举着手开口说道,“假如对方既不是来刺杀您也不是来试着改变历史的话,丫究竟有何目的?”

    艾莉希雅不负责任的本性很快便重新展现了出来,她很是随意地冲囧囧有神的本人挥着手道:“将其查清楚乃是你们应该做的事情吧,而且刚才还特意请求借用我麾下力量的说。”

    “话是这样没错但麻烦您好歹也表现得稍微上心一点好不好!”哭笑不得的本人说真的就差冲上去猛揪万年萝莉的小呆毛了,不过在对面那只粉红天使静静的注视中我立马不动声色地改变了主意,“总之陛下您愿意相信我们那自然最好不过,但问题是我真的不擅长动脑筋,就算您把资源借给了我也无法有效利用,纯粹是在浪费啊。”

    金发小女王闻言不禁眯起眼睛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道:“唔嗯,原来少年你不仅不是军师类型的人物,相反还是个急需军师辅佐的家伙啊,和我想象的似乎有点不太一样。毕竟看起来好像个人实力很弱的样子”

    “天生战5渣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啧啧,这仿佛被戳到痛处的样子还真是有趣。”宛如小恶魔般露出小虎牙坏笑一番之后,万年萝莉终于放过了满头黑线几乎崩溃的本人,指着旁边牵着幼女版艾蜜琳娜的粉红天使说道,“好吧刚才的不算。正如少年你所看到的,我们目前正在和恶魔进行战斗,恐怕没有多少资源能够拨出来供你使用。所以,这两个人就先借给你用吧。”

    讲道理我只觉得小女王又在闹日常,毕竟粉红天使就算了,作为战力人家自然没话说但把艾蜜琳娜也塞进来是打算闹怎样,这丫头如今是个萌萌哒什么也不懂的清纯幼女,就不怕咱偷偷玩养成是说她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的好吧!

    “桥豆麻袋,让艾蜜琳娜也加入是几个意思,如今的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对于我的提醒艾莉希雅表现得很是不爽,她甚至还撇着嘴巴狠狠啐了一口:“小子我警告你,别瞧不起咱家的小艾蜜。不信老娘问你,大家都知道睡美人的故事,那为何在王子亲吻了公主之后,她却没有起来?”

    这问题简直莫名其妙,不过幸好咱以前曾经被调皮的宝贝妹妹问到过,知道这是一个脑筋急转弯以及它的答案,于是当即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是因为她在赖床了。”

    “回答错误。”谁曾想小女王果断否定了本人百分之百确信的答案,竖起食指轻轻地摇摆着煞有介事道,“少年你真是太肤浅了,作为一位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皇室公主,怎么可能会有赖床这样的坏习惯?”

    无论讲不讲道理我都觉得自己此刻无可反驳

    “很好,那么我亲爱的小艾蜜,你来告诉这位少年正确的答案。”

    被点到名的娇小幼女当即用满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秒答道:“因为公主她没穿衣服,而女孩子是不能被男生看到自己只穿内衣的模样的,除非她喜欢这个男生。”

    该死的万年萝莉究竟从小就开始教你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啊,尽管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她讲的这些都没错。另外这答案特喵的也是碉堡了喂!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