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修道之无极

第一卷 劫前崛起 第一百六十五章 酒楼听故事

    庞玖微笑着对洛阳说,但是在洛阳的眼中看到了森寒。

    果不其然,微笑着的庞玖下一刻竟然手持玄古剑舞了几个奇异的剑花之后对着洛阳的头顶斩下。

    灭仙弑神——湮灭。

    玄古剑带着灭绝一切的气息,所过之处空间坍塌,风云绝息。

    剑痕的两边一道道空间裂缝好似一张老者的嘴,布满皱纹,但是在洛阳看来这不是老人的嘴,这是一张吞噬万物湮灭万物的饕鬄之嘴。

    虽然仙元被庞玖禁锢,身体也被庞玖那一砸砸断了实数根骨头,但是面对庞玖这一剑,洛阳竟然很是平静的看着,他即便是死也要看一下他与庞玖只见的差距。

    洛阳此时仿佛是一个在等待死亡的老者,此时的他不知为何竟然不畏惧死亡了,隐约间还有着些许期待死亡的到来,他想品尝一下死亡的味道。

    他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以至于使得他不在去想着如何挣扎,而是想着从庞玖这一剑中看出点什么。

    洛阳从来没有感觉时间过得这么慢,在平静的等待中,他看到一张白净的脸,这张脸算不上帅气,但此时洛阳看得却是很清晰,剑眉星目,鼻子不算高挺,但这鼻子放在这张脸上却是毫无缺点,刚好。略厚的嘴唇,挂着一抹邪异的笑容。洛阳没有眨眼,但是这张上一瞬间看得很清晰的脸却是渐渐地变得模糊,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死了亦或是这张脸的主人不想让他继续再看下去。

    这时候他看到的是一双紫金之色的眼眸,随后一震撕心裂肺的痛之后,他看到自己死了,然后又活了,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见自己的死亡,然后又重新活过来。

    他看到庞玖一剑斩向自己,那古朴的长剑似乎携带者一阵湮灭一切的风暴斩向自己,庞玖的长剑尚未触碰到自己,自己的肉身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他不知道庞玖这一剑是不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所领悟的风云之力,自己依仗的风云之力中的风,此时却是在一次次地斩杀自己,斩杀得那么彻底。

    “破坏了你的悟剑之地,本少送你一场造化,你依旧欠本少的。本少从不做亏本生意,明白了便捏碎这颗勾玉。”

    原来庞玖并没有要斩杀洛阳的想法,洛阳看到的那一次次死亡却是不知何时中了庞玖的幻术。

    庞玖收起玄古剑,身边的空间荡起涟漪,在庞玖走了几步之后,庞玖竟然消失在这个星球不知去往何处。

    山顶平台上只剩下仰望天空的洛阳一个人,在洛阳身边有着一颗紫金之色的勾玉围绕着洛阳转动。洛阳的头顶之上一道丈许长的空间裂缝在缓缓地弥合。

    剑招庞玖确实使了出来,只不过却是在洛阳头顶三尺的位置停了下来,庞玖利用无极之瞳使出幻术无限循环洛阳被自己的剑招斩杀。

    庞玖这样做的想要的有两种结果,一者送一个悟剑的机会给洛阳,正应庞玖的那句话送他一场造化,能走出这幻术的人有成为强者的资质,同时在其内心深处铭刻着庞玖,使得庞玖有用得着他的时候会容易些,庞玖也能更好的控制。一者使得洛阳心中有魔,存在心魔,他一日不杀了庞玖他心中就会有心魔,在他突破之时就会比旁人艰难许多,甚至可以说他洛阳有可能永世不得突破。

    庞玖想建立一个强大的势力,他得有忠实的部下、追随者,无论是寻找回家的路抑或是找到回家的路之后如何保护家人。

    至于洛阳能否能从幻术中走出来其实庞玖一点都不关心,能走出来他迟早都能讲他受到麾下,但是如果走不出来庞玖也没必要去为其考虑。走不出来那就等于废了,对于一个他不难打败甚至斩杀的剑仙庞玖一点都不担心洛阳有资格成为自己的绊脚石。

    仙界的强者多得去了,庞玖虽然说此时没有大把的时间去一个个寻找,但是以庞玖此时的空间神通他想要去仙界的每一个地方并不难,并不慢,虽然仙界无垠但是庞玖可以无视一定距离的空间。

    啊啊啊啊

    洛阳看着自己的身体好似风化一般一点点地化作齑粉随风散去,然后他再度死去。一道细微的亮光由远处而来瞬间划过自己的身躯随后自己被砍成两瓣。一阵风吹过洛阳身体渐渐干枯,头发慢慢变白随后脱落,随后变成一具干尸。…………

    洛阳就这样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被庞玖斩杀,终于忍不住红着眼疯狂地嘶吼。

    洛阳受尽折磨的时候他最想杀掉而又无奈杀不了的庞玖已然不知在仙界的哪一个角落。

    时间飞逝转眼便过了三天。

    “嘿,你听说了没,阳神道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事?嘿嘿,你说的是阳神道的阳神子被杀吧,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去摸老虎的屁股。听闻阳神道就连那几个宗门都不敢轻易去得罪,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老夫可是知道一件秘辛,百万年阳神道的东边百万里处可是有一个宗门的,不知道尔等有没有听说过云浮宫?在那时云浮宫在仙界可是能排的上号的宗门,但是就因为发现了一条极品仙石矿脉,而这仙石矿脉确实大半在阳神道的地界下,随后云浮宫见阳神道凋零竟然打起了将阳神道灭门然后将这极品仙石矿脉独吞的主意,那时候的那位阳神子恰恰也是阳神道道主之子,云浮宫竟是使用阴谋将那位阳神子生擒,以为这样可以让阳神道有所忌惮,好让云浮宫可以更加顺利地将阳神道灭门,但是云浮宫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一举动竟是让整个宗门反过来没灭门,而且仅仅一个时辰。不巧现在的阳神道道主正是百万年前那位阳神子。”

    “云浮宫?这宗门吾确实有所耳闻,但是却是不知道还有这等秘辛,只知道南边这里云浮宫的飘云舟极为出名,本来还想着来这边购置一艘的。快说说这云浮宫是怎么被灭门的。别只吊起吾等胃口啊。”

    “嘿嘿,怎么被灭门,阳神道一道符将云浮宫方圆数十万里几乎尽数毁灭。上任道主祭出一道神符云浮宫方圆数十万里降下无数神火一个时辰的时间云浮宫没有一个人还活着在这片地上,这方圆数十万里只剩下现任道主。”

    “当然祭出神符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即便上任阳神道道主的修为达到仙帝巅峰,仙与神不是那么好跨越的,祭出神符之后上任阳神道道主便元气大伤,数千年之后更是雪上加霜,元气未恢复的阳神道道主竟是经过祭出神符突破了,但福兮祸兮,若是不曾伤元气或许上任阳神道道主能飞升神界,所以不用吾说尔等应该也知道是怎样的下场了吧。”

    酒楼的一个角落一个白衣青年不断地把玩着桌上的两块拳头大小的灰白晶体,嘴里喃喃自语。

    “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这般大的来头,早知道就下手轻点了。不过也没什么可后悔的,这颗玩意在宝鉴这里亮了三盏灯也算是值了。不过这颗竟是比在天罗城买的那颗在宝鉴上亮得多虽然块头是小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却比在天罗城买的那颗重三倍不止。算了不管了,等有时间再研究它,不过现在想想那家伙好像也有寻宝类的宝物不然他不会这么拼命地抢夺不肯放手的,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将消息传回他宗门,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少就不信我庞玖打不赢还跑不掉。”

    眨眼的功夫庞玖消失不见,要不是他坐的那一桌还有未收拾的酒壶酒杯以及仙晶怕是不敢相信刚才有人在这坐着。(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