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丰-最新备用

盈丰-最新备用

2017-05-18 10:06:27 微书网    参与评论


   

韩国政治风波令美日担忧 美国担心萨德部署生变

  【环球时报驻韩国、日本记者 陈尚文 蓝雅歌 环球时报记者 崔杰通】韩国首尔持续加剧的政治危机已强烈冲击到东京和华盛顿。过去几天,美国不断就韩国的事态发展表态,强调美韩同盟不因政权更迭而变化,更引人注意的是,美国国务院还首次表示支持韩国要求朴槿惠下台的和平集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担心的是韩国部署萨德生变,华盛顿或许意在对朴槿惠之后的新领导人示好,同时施压。东京担心的则是首尔政坛变天会使得刚签署的日韩情报协定泡汤,之前费尽心思解决的日韩慰安妇问题又要重新再来。

  杀死萨德?

  “美国国务院首次公开表示‘支持韩国和平集会’。”11月30日,韩国媒体铺天盖地般报道朴槿惠29日的第三次国民谈话时,《东亚日报》却将这个消息置于网站最醒目的位置。报道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当地时间28日在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我看过有关(韩国)政治性示威的报道,了解相关内容。国民当然必须拥有因为担心政府而走上街头说话的权利。”柯比称:“这种局势丝毫不会改变我们对韩国的防卫承诺。”他强调:“韩国是美国坚定的盟友、朋友和伙伴。”《东亚日报》称,这是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首次公开就要求朴总统下台运动作出肯定性表态。

  朴槿惠发表愿意有条件下台的谈话后,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在当地时间29日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韩美关系一直都没有受两国政府更替的影响,双方一直都保持并发展友好关系。欧内斯特称,韩美同盟非常重要,比起政治关系,美方更重视韩美同盟问题。“美国政府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在和朴槿惠政权撇清关系。”辽宁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吕超11月30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美国肯定看到了朴槿惠逐渐失去政治控制力且民意支持率跌至4%,从而开始为韩国政权交替做准备了,因此只强调美韩同盟,不提朴槿惠政府。

  不止是白宫和国务院,五角大楼也开始发声。朴槿惠若辞职或被弹劾是否会改变萨德计划?五角大楼发言人库克29日表示,不会改变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计划,他称将尽可能快地努力推动部署萨德系统,没听说会改变计划。美国CNBC电视台30日称,美国研究公司“朴战略”副主席西恩·金认为,如果萨德无法在朴槿惠任期内完成部署,那么继任者可能会杀死这一计划,使之成为崔顺实丑闻的牺牲品。不过,报道也称,“杀死”萨德也没那么容易,韩国国会多数议员以及国防部方面支持在韩部署萨德,且反对党有可能不想危及韩美关系。

  日本将品味苦涩?

  比美国更担心韩国变天的是日本。《日本经济新闻》30日题为“日本担心朴槿惠辞职打乱日美韩合作步伐”的报道说,日韩签署的旨在共享防卫机密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11月23日刚生效,双方正商讨具体运用,但韩国在野党的反对声高涨。日本自卫队相关人士表示,“韩国军队很在意国内舆论。韩国内政的影响不容忽视”。日本防卫省内部有意见称,“如果韩国新政权偏向中国,日本可能会产生猜疑,即担心提供给韩国的情报是否会流入中国”,认为有可能会限定情报共享的范围。《日经亚洲评论》同日称,中国反对日韩缔结《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还一直在海外与韩国携手围绕慰安妇问题开展批评日本的宣传活动。如果朴槿惠的继任者再次向重视中韩关系倾斜,日韩关系将遭遇逆风,中国可能在历史等问题上加强对日本的攻势。

  2015年年底日韩围绕慰安妇问题达成日韩协议,日方出资10亿日元,作为交换条件日本要求韩国移走位于首尔日本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朝日新闻》30日称,在在野党以及支持慰安妇的团体的反对下,朴政权已没有搬迁慰安妇少女像的政治资本。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称,“如果历史问题再被重提,又要花费外交资源,将令人痛心”。

  复合危机

  “韩国人不想步入新的一年时总统还是朴槿惠,她已经丢掉了‘荣誉辞职’的最后一个机会。”30日,韩国主要反对党共同民主党党首秋美爱称,“按照我们的宪法,唯一选择就是继续推动弹劾。”当天,三大在野党代表在国会会晤,就缩短朴槿惠总统任期一事达成一致意见,决定不再进行朝野协商,继续推进对总统的弹劾,明确拒绝朴槿惠前一天对国民谈话时提及的“愿意将缩短任期和是否下台交由国会决定”。

  韩国《中央日报》11月30日刊文评论说,朴槿惠29日首次附带条件地表明了缩短任期下台的意思,“无异于对国民的投降宣言”。该报建议“政界应借机推进有序下台”,否则,若韩国国会真的通过弹劾案,最长要经过宪法法院180天的审判,在这一期间,朴总统的职权将会中止,总统在弹劾审判中会据理力争,拖延时间,届时“摆设”政府会沦为无政府状态,整个社会的反目和冲突明显会被激化。

  英国《金融时报》30日称,韩国目前面临的是“复合式危机”。首尔延世大学政治学教授文正仁感慨,“我们面临着相互交织的政治、地缘政治及经济危机……却没有一个能够收拾残局或推动社会的领袖”。

  新华社杭州11月30日新媒体专电 题:就业遭遇“软歧视”:女性求职路何时才能越走越宽?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陈晓波

  2016年黄金秋招季渐入尾声。在招聘面试中,“是否已婚已育”的“拷问”、同等情况下优先考虑男性的“潜规则”让很多女性大学生感到心寒。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中心最近发布的《2016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显示,2014年和2015年,男性大学毕业生初次就业率均比女性高约10个百分点。

  在“性别平等”被不断提倡的今天,为何就业中的性别歧视现象仍然屡禁不止?问题的症结出在哪?如何帮助女性大学生实现平等就业?

  性别门槛仍是女大学生就业的“拦路虎”

  前不久,新闻学专业出身,具有丰富的行政、策划实习经历的小康,成功通过了江苏一家政府机构的简历筛选。原本踌躇满志的她,却因这家单位领导的一席话又泄了气。“说实在的,我们单位不希望招女生,因为女生会结婚、生孩子,耽误工作时间。”领导更是直说,“大多数女生想进政府单位,就是为了照顾家庭。”

  这样的论调,小康在近几个月的求职中听了不少。“漫漫求职路,何处止。”她发布的一条微信朋友圈状态,显出了无奈与疲态。

  “国际会计平时工作量较大,有较大外派几率,前往工作环境较艰苦的国家工作,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在面试官委婉的劝说下,来自中山大学的小周打起了退堂鼓。“既然面试官都这样说了,只好再找找别的工作。”小周说。

  专家指出,女大学生就业性别门槛主要有两种:一是显性门槛,即很多用人单位在招聘条件上明确标明“仅限男性”“男性优先”,或者在录取过程中,对女性结婚生育等特殊生理状况作出要求限制,迫使很多女大学生“知难而退”;二是隐性门槛,即在招聘时虽不明确拒绝女性应聘者,但女性的录取率明显低于男性。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投递简历后,男性大学生接到面试通知的次数比同等情况的女性高约42%。《2016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则显示,2014年和2015年,男性大学毕业生初次就业率均比女性高约10个百分点。劳动力市场上针对女性大学毕业生群体的性别歧视问题突出。

  在经济下行压力大、就业形势不乐观的当下,有一些女大学生选择了当“研究生妈妈”,先结婚生子后求职,她们认为这样可以增加就业竞争力。

  多重原因致“软歧视”屡禁不绝

  记者调查发现,在不少用人单位看来,女性大学生业务能力等并不输于男性,但女性生育会耽误用工时间,生育后又偏重家庭,事业心有所降低;一些岗位工作条件艰苦,需要经常出差、应酬,不太适合女性;此外,传统的男女分工观念也仍在影响用人单位。

  中华全国总工会一位负责人指出,现行法律对歧视行为缺乏惩罚性规定,加之行政部门的执法手段十分有限,难以形成有力约束,导致用人单位歧视女性就业者问题十分突出,也可以叫“软歧视”。

  “就业歧视背后是用人单位的利益驱动,他们担心雇佣女性大学生影响企业效益。”浙江省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杨建华说。专家指出,我国是劳动力大国,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就业容量收窄,劳动力总量供过于求,容易发生就业歧视,而女性大学生首当其冲。

  今年以来,延长产假的政策也给不少女性带来了“福利恐惧症”。“开放二孩、延长产假的出发点是保障妇女的生理恢复的需要。”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蒲晓红认为,但这类福利政策或将增加女性大学生进入职场的门槛。

  虽然我国《劳动法》《就业促进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等法律法规均肯定了女性就业不能因性别等情况而受到歧视,但浙江赞程律师事务所律师程学林认为:“目前我国反就业歧视法律法规过于原则,缺乏明确具体的保障措施和有效的保障机构,无法确切地保障女性大学生的平等就业权。”

  程学林认为,在女性大学生就业歧视方面,真正诉诸法律的案例较少,维权成本较大,令不少女性大学生只能吃“哑巴亏”。“就业歧视没有纳入劳动争议范围,缺乏司法救济的途径。”程学林说,“如果不举报,劳动监察部门主动作为的情况也很少。”

  消除就业性别门槛,需完善法律救济制度

  法律救济是反对就业歧视、保障劳动者权益的最后屏障。程学林认为,应完善法律救济制度,扩大在求职阶段的禁止就业歧视的法律保护和适用范围,丰富诉讼、司法救济渠道、具体的救济程序。“应当通过专门立法解决就业性别歧视问题,明确就业歧视的认定范围和认定规则,明确反就业歧视法律的适用范围,明确用人单位就业歧视行为的法律责任。”

国内新闻 国外新闻 体育新闻 友情链接